第一心理 / 待分類 / 賭徒輸光定理:你永遠只會輸多贏少,因為...

分享

   

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賭徒輸光定理:你永遠只會輸多贏少,因為你不明白“對賭思維”

2021-03-06  第一心理
每天耕耘最有趣、最實用的心理學
喜歡賭博的人經常對別人説:“我只是喜歡刺激,輸贏都不在話下。”
不太懂的人聽了賭徒的話,往往會認為對方是因為聰明,才一直都有錢贏;而懂其中奧義的人聽後卻不以為然,因為他知道這個賭徒在説謊。
並且他知道,賭徒輸掉的錢,遠比他在賭博中贏到的錢多得多。事實上,普通人所不知道的是,所有賭博的背後,都遵循着嚴格的數學規律,賭徒輸多贏少是註定的結局,某種程度上,他們還真就是玩了個刺激。
而這些規律中,就包括了賭徒輸光定律,和賭徒永遠都無法戰勝的凱利公式。
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(其實公式的作者凱利,既不是資深賭徒,也不是數學家,而是一位物理學家,研究方向是當時算新興前沿的電視信號傳輸協議。)

更進一步説,在賭徒與賭場雙方輸贏概率均等的基礎上,個體賭棍仍然是一個輸家。這裏不僅涉及到前文所説的“賭徒輸光定律”,還事關“無限財富理論”,其基本原理是:在概率均等的情況下,賭局雙方中誰的資本額越大,誰的贏率就越高。
簡單來説就是:對賭中,雙方各有5塊錢,規則是輸光為止。那麼,表面看來,各自贏的概率是50%,輸的概率也是50%。
但實際上,如果你和我對賭時,你有5塊錢,而我有10塊錢,規則為各自輸光各自的資本為止;那麼此時,你贏的概率其實只有33.3%,而輸的概率卻有66.7%(因為賭資不同,而你卻連對手有多少出手機會和準備都不知道)。
所以,如果我們真的要去賭場一試身手,那麼至少要從心理上有所認知:
  • 進了賭場,你就是窮鬼
  • 除了100%贏,任何時候都不應下注
  • 看得到的是概率,看不見的是數學陷阱
  • 想要贏得勝利,唯一的法則是:不賭
這是因為,如前所説,前有“賭徒輸光”數學定理,保證你輸多贏少,後有賭場中經常採用的,數學家伯努利發明的“大數法則”,悉數決定了賭徒所參與的所有賭博,從一開始,就是一場不公平的遊戲。
除此之外,賭場通常還設置了賭客最大投注額。而之所以設置這一規則,也是有特殊原因的。
乍一看似乎是老闆發善心保護賭徒免遭破產,實際上,只是賭場老闆為了保護自己的資金安全,而設置的安全屏障,而這安全屏障背後的原理,是“無限財富定律”。
即如果世界首富以超過賭場自有資金規模數倍的資本,投入到一場賭局之中,那麼,根據大數法則和輸贏概率,賭場會被完全喪失主動權,賠掉所有收益。
因此,賭場通常會根據自己的財富與資金能力,提前設置一個最高投注額,用以抵抗“無限財富定理”的資金反噬力。
所以,綜合以上數學與概率學知識,我們可以明確知道,但凡沾染上賭博,個體最終的結果只能是輸,因為賭徒永遠也不可能戰勝數學規律,以及概率規則。進入賭場之後,想要贏的唯一辦法,就是不參與賭博。

面對人生挑戰,建立起“對賭思維”

賭桌之外的世界,也並非一派祥和。客觀來説,人的一生就是一場輪盤賭。每個人都不知道某一次的骰子投擲出去以後,會為下一步贏得多大的點數。
但人人都是賭徒,都必須在有限的空間和時間裏,為取得勝利拼盡全力。只是説到人生戰場上的輸贏,卻不只是靠人一腔熱血和激情就可以獲取或左右的。
一般普通人,就像牌桌上的過客——被動的接受社會發送過來的底牌,被動的按照既定規則發牌,跟牌;並在大概率輸給規則制定者的前提下,偶爾獲得一點點收穫。然後在持續輸的不可逆轉的趨勢裏,離開牌桌,完結一生。
所以,越來越多的人發現,與其規矩老實地追溯規則,不如充分利用規則與其對賭,從而最大化個人利益。
那麼,普通人應該有哪些應對生活挑戰與時代機遇的對賭思維和策略呢?
  1. 穩定時冒險
  2. 可能有損失時要及時而堅決地止損
  3. 永遠以利他心態做事
  4. 做一步想十年
  5. 堅持不懈
以上思維與策略,嚴格來説不算是對賭,有些甚至是在保守中尋求進展。但總體來説,有規劃地開展下一步行動,總好過茫然無知的前行。
因為,人生某些時刻必然需要賭一把,而在非賭不可的時候,希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心中有數地去下注。
- The End -
作者 | 神奇小小
編輯 | 一粒米
第一心理主筆團 | 一羣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
參考資料:[1] Prochaska, J.O., DiClemente, C.C., & Norcross, J.C. (1992). In search of how people change: Applications to the addictive behaviors. American Psychologist, 47, 1102-1114.
[2]Schütze, R. (2016). Re‐thinking over‐thinking pain: What can metacognition add to our understanding of pain catastrophising? Clinical Psychologist, 20(3), 147–153.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